×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老星座和漸漸老去的他 #記憶中最珍貴的一支腕表#

LuxuryMan 2020/10/26

與腕表的故事,起源于他,起源於他那塊歐米茄。

他是我的父親,一個普通的70後,我是個東北小孩,出生於千禧年。他和其他的父親一樣,像山一樣穩重,不言語,確是我們一家人最堅實的支撐。我不是聽話省心的孩子,但他始終在底線之上,對我無限寬容。


小學四、五年級的秋天,和同學打打鬧鬧回家很晚的我受不了母親的絮絮叨叨,我跑進書房,鎖上門,假裝啥也聽不見。突然我發現書桌上一塊亮閃閃的銀灰色手錶,我從來沒有見過,我想應該是父親的吧?我走過去,拿起它,上面大大的電阻符號和OMAGA字樣宣告了他的身份,歐米茄。

歐米茄?是商場外面大螢幕閃閃的廣告?是汽車雜誌上介紹的超級英雄詹姆斯邦德的同款?我把手錶翻來翻去,從正面表圈的羅馬刻字看到後面的機芯,把它放到手上不斷打量。


我放下手錶,去飯廳吃飯,他倆也不在說我,正常寫作業,看電視,和平常一樣,但小小的電阻符號刻在我心中。


可能叛逆期來的晚,高中的我更不讓人省心。剛升高三的秋天,班主任面對成績起伏不定的我別無選擇,只能約談父母。晚自習我寫寫卷子,拿出手機繼續看腕表之家。歐米茄,勞力士,萬國…各種品牌各種歷史比一套套卷子更吸引我。我早就知道父親的歐米茄表來自星座系列,是35mm表徑,是2500系列機芯。也知道它不過是一塊歐米茄品牌入門級腕表,35mm小尺寸也不會適合父親的手腕,心越飛越高,小小的電阻標誌也逐漸淡忘…


晚上回家母親早已經休息,父親坐在沙發上,他抽煙,看著我,給了我一顆,就像他早就知道我會抽煙一樣。雖然我沒敢接,雖然他真的早就知道我會抽煙。


該學習了?也許吧。前兩年沒荒廢 但基礎確實不扎實,最後一年使了勁,也談不上多麼用功。萬幸,高考正常發揮,沒給爹媽丟人。


高考後,母親和我去澳洲旅遊的前幾天,我在飯桌上跟父親說。


於是我有了一塊新手錶,一塊勞力士綠玻璃。為什麼是綠玻璃?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水鬼買不到,看見綠玻璃,價格合適,就買了。回國後立馬腕表之家發作業帖,生怕晚了一天。上了大學表也不怎麼戴了,但腕表之家缺在一直看,每天閑下來看腕表之家已成為一種習慣,但漸漸的不會所謂的中毒,更多是欣賞,畢竟沒有條件像論壇大佬一樣收藏,喜歡更多的是表背後的故事。最近情懷這個詞很火,什麼都扯上了情懷,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是不是情懷,但那個電阻標確實在我的心裡漸漸清晰。羅馬數字,一體錶帶,托爪,星座的影子逐漸揮之不去…


十一放假,父母來看我,我帶他們去吃飯。父親從未看過我的手錶,就像我從來沒仔細看過父親一樣,但那天是個例外。父親出奇的對我的手錶感興趣,我也默默的的看著父親。他頭髮稀疏了,他臉上滄桑了,高血糖讓他的肚子大了,四肢確細了下來,話還是不多,語速也沒大變,我說不清哪變了,但他確確實實變了,可能真的是變老了吧。


父親摘下星座遞給我,我看著它,它還閃著銀灰色的光澤,但細微劃痕佈滿了表頭錶帶,帶在手上,35mm的尺寸也許已經不符合現在的趨勢,但是卻意外的感覺合適。


這塊星座和原來一樣,卻又不一樣,可能是因為他和父親一樣老了吧。佩戴幾天,日誤差兩秒內,依然精准,就像父親雖然老了,依然能支撐著這個家。

表老了不怕,我去保養它,

爸媽老了也不怕,兒子已經長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