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永別 球王馬拉多納

隨後馬拉多納的職業生涯,無論是俱樂部生涯和國家隊生涯也都經歷過起落,從那不勒斯加盟塞維利亞,再到重返阿根廷聯賽。90年世界盃與1-0負於西德隊無緣衛冕冠軍,再到美國世界盃上的馬拉多納由於藥檢呈陽性,遺憾的告別這屆世界盃。失去馬拉多納的阿根廷隊軍心大挫,在隨後兩場比賽中兩戰皆負,在八分之一比賽中被淘汰。 五天后,國際足聯因為尿檢陽性,決定對他做出禁賽判罰。1997年10月25日馬拉多納參加了博卡青年隊與河床隊的比賽,這也是他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場正式比賽,四日後馬拉多納正式宣佈退出職業足球生涯。

退役後的馬拉多納拿起了教鞭開始了執教生涯,在08年正式被聘請為阿根廷國家隊主教練,率領梅西等一眾阿根廷球星征戰10年南非世界盃,但最終阿根廷0-4慘敗於德國隊,無緣世界盃四強。賽後馬拉多納也發表了不再想擔任國家隊主教練的想法,阿根廷便與他不再續約。對於馬拉多納的執教生涯,我沒有太多的印象了,如果說一定要讓我挑選印象深刻的場景,其實還是他在場邊身著灰色西裝,一手各佩戴一隻腕表的竭力嘶吼指揮。

馬拉多納很早就有兩隻手腕各戴一塊表的習慣,不知道這是不是受他的偶像卡斯楚的影響,從早年的兩塊勞力士的迪通拿潛航者,到兩塊卡地亞山度士,再到百達翡麗鸚鵡螺金鑲鑽款式。

18年俄羅斯世界盃期間,馬拉多納作為宇舶代言人在看臺上觀戰時,佩戴著兩枚宇舶BIG BANG系列腕表,也再次吸引了人們的目光。馬拉多納與宇舶的故事始源於2010年,當時原LVMH集團鐘錶部門總裁,HUBLOT宇舶執行長,催生出品牌極具代表性的Big Bang腕表的Jean-Claude Biver,在一次偶然間從阿根廷當地的報紙上看到了馬拉多納戴兩塊宇舶表的照片,於是Biver馬上聯繫當地經銷商打探消息,最後馬拉多納也十分自然地成為了宇舶表的品牌大使。

宇舶在12年也為馬拉多納推出過一款馬拉多納限量版腕表,宇舶王者至尊馬拉多納,全球限量發售500枚,融合宇舶表品牌DNA與諸多球王個人色彩的特別元素,整枚腕表都在向時代傳奇表示特別致敬,黑色鏤空錶盤上鑲嵌著迭戈·馬拉多納的藍色簽名,3點位置上刻著他標誌性的隊服號碼「10」。宇舶表還特別研發出搭載有兩個中心計時指標機芯的王者至尊款式,更便於一目了然、快速高效的閱讀計時時間。第一枚指標顯示計時秒數,第二枚指標顯示特別為半場足球比賽時間設計的45分鐘計時。

隨著宇舶活動馬拉多納在12年也來到了上海外灘,挑戰品牌活動中的宇舶表百萬慈善射門,馬拉多納連續挑戰了代表5-20萬金額不等的8個球洞,最終在馬拉多納經典的振臂高呼動作中,價值100萬的慈善球洞都被他擊破,宇舶與馬拉多納也在當場將100萬人民幣捐獻給中國兒童慈善事業。

馬拉多納也說出過為何要帶兩款腕表的理由:「應該說我是一個世界人,我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不過家庭的地位在我心目當中一直非常重要,所以無論在什麼地方,我都想知道我現在所處地方的時間和家裡的時間。說實話,並不是我喜歡戴兩塊手錶,因為我愛家庭,特別是對我女兒的關心,所以才戴兩塊表。」

縱觀其職業生涯無論俱樂部經歷還是國家隊經歷,都達到了一個難以逾越的高度,無關於他場下的私生活,單就場上運動表現來說,他值得世人稱他為球王,也值得被評選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足球運動員,馬拉多納他不僅擁有南美球員精准的腳法和極其嫺熟的帶球技術,對抗也十分出色,在那個年代團隊之上的足球理念下,他以個人英雄主義讓世人知道了,一個人能對足球比賽產生怎樣的影響。

其實在昨天晚上得知馬拉多納去世的時候,我還正在視頻網站剛剛看完著名解說賀偉的語錄集錦,尤其是剛看完他這段南非世界盃上阿根廷對陣希臘的經典解說臺詞,再得知消息實在是讓人有些五味雜陳。最後也讓我引用一下這段解說「94年的時候,我還是個中學生,聽到馬拉多納禁賽的消息,我當時認為馬拉多納有一天還會回來的。但是,生活當中往往就是這樣,一件不經意的小事,經常就是命運的轉折,一次看似普通的再見,其實就是永別!緣分就在那一個瞬間戛然而止。」謝謝你為我們喜歡的足球運動所帶來的一切,永別,球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