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突發 | Tiffany「降價」了

LuxuryMan 2020/10/28

Tiffany與LVMH這場陷入僵局的「世紀聯姻」似乎已出現新的轉機。

據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為了避免與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團LVMH對簿公堂,美國珠寶品牌Tiffany近日已有所鬆動,同意LVMH以每股不低於130美元的價格繼續完成收購交易,而此前價格為每股135美元。

該消息人士續指,LVMH也有意接受Tiffany的新降價條款,只要價格降至每股133美元以下,並同意不再對並購協定做更多更改, 相當於比原本的162億美元節省了約1.2億美元。

對於這一結果,業界和分析師並不感到意外。 仔細觀察便可發現,LVMH和Tiffany互相提起的訴訟不過是一場推拉,二者實際上是在等一個合適的「臺階」。

9月9日,,原因是受美國的貿易關稅威脅,法國外交部要求LVMH推遲收購。緊接著在同一天,Tiffany在美國德拉瓦州對LVMH提起訴訟,以強制執行交易協定,認為後者在故意拖延交易的完成。
隨後LVMH以Tiffany應對疫情不利為由,繼續提起反訴,直言Tiffany今年上半年的業績表現和前景令人非常失望,明顯遜於LVMH同類品牌表現,並特別強調Tiffany沒有遵循正常的業務流程,特別是在計入虧損的同時分配大量股息。
LVMH同時指控,Tiffany的管理層之所以盡全力推動收購,是因為他們能夠在交易中獲得巨大利益,包括CEO Alessandro Bogliolo在內的五名高管在交易達成後有望獲得至少1億美元的紅利。  
Tiffany緊接著反駁了LVMH退出交易的理由,並試圖將二者的法律糾紛直接對準LVMH掌門人Bernard Arnault,認為LVMH涉嫌利用Bernard Arnault作為法國首富在該國的巨大政治影響力,拉攏法國政府協助LVMH逃避合同義務,爭取交易降價。
深有意味的是,在糾紛不斷的同時,LVMH卻于9月底向歐洲反壟斷機構提交有關162億美元收購Tiffany的審查申請。10月26日歐盟委員會已批准了這一併購,進一步消除該交易的監管障礙。

顯然,在這場口水戰中,LVMH的首要目的絕對不是放棄,而是壓低價格,被擺上檯面的Tiffany則必然是先低頭的那個。 換言之,Tiffany已經不如去年底LVMH提出收購要約時那般值錢了。

早前也有業內分析人士指出,這筆交易擱淺的關鍵在於二者的合併初衷是強強聯手,LVMH通過收購Tiffany加速滲透美國市場,順便提升集團在高端珠寶領域的市場份額,Tiffany則是想在LVMH的庇蔭下更好地打入歐洲市場,從而實現雙贏。

現在看來,這一如意算盤似乎無法在短期內實現。

最首要的原因是,Tiffany已觸及增長的天花板。儘管Tiffany首席執行官Alessandro Bogliolo主動透露,在中國內地的強勁反彈推動下,品牌正從疫情和經濟危機中復蘇,最近兩個月的全球銷售額同比大漲25%,電商收入同比增長近一倍。 在截至7月31日的第二財季內,Tiffany銷售額同比大跌29%至7.47億美元,淨利潤大跌77%至3190萬美元,去年全年銷售額更幾乎無增長錄得44億美元。
雪上加霜的是,Tiffany所在的大本營美國仍舊深陷疫情當中,現在發力美國市場對於LVMH而言顯然是件需要謹慎考慮的事情。隨著消費者對經濟前景擔憂加劇,美國10月消費者信心指數從前月的101.3降至100.9。
與此同時,LVMH憑藉自身豐富的品牌矩陣和雄厚的資金實力,正不斷加碼奢侈珠寶業務,登頂只是時間的問題。

儘管相較於曆峰集團旗下的卡地亞、梵克雅寶,於2009年才推出首個高級珠寶系列的Louis Vuitton尚屬新人,但這並沒有限制Louis Vuitton的野心。2012年,Louis Vuitton在法國巴黎的旺多姆廣場開設了全球首家高級珠寶旗艦店,並發佈了以品牌經典主題旅行為設計靈感的Place Vendome系列。

旺多姆廣場是高級珠寶的天堂,彙集梵克雅寶、卡地亞、寶格麗等眾多歷史悠久的珠寶品牌,第一家高級珠寶旗艦店開設於此,足見Louis Vuitton對高級珠寶業務的重視與期許。2018年Louis Vuitton手中握有的寶石價值已達2億歐元,再加上Tiffany設計和管理人才的加持,對品牌而言無疑是一大推力。

而LVMH在向Tiffany提出收購要約前就已做好了B計畫。資料顯示,該集團最核心的Louis Vuitton腕表和珠寶負責人Catherine Lacaze和藝術總監Francesca Amfitheatrof均來自Tiffany。
Francesca Amfitheatrof於2017年離開Tiffany後迅速被Louis Vuitton首席執行官Michael Burke相中並招致麾下,她還曾擔任英國皇家珠寶商Asprey&Garrard高級珠寶設計師,也在Chanel、Balenciaga、Fendi和Marni等奢侈品牌負責過相關事務,在高級珠寶行業擁有豐富的相關經驗。Catherine Lacaze也曾在Tiffany擔任行銷副總裁,還在Harry Winston和Cartier等奢侈珠寶品牌工作過。
今年8月,Louis Vuitton高調宣佈高級珠寶系列LV VOLT正式登陸路易威登新品體驗店微信小程式和官網發售,該系列主打混搭風格的中性珠寶,售價1.3萬元人民幣起,其中一條18K金的項鍊定價高達71萬元,為品牌史上最貴的珠寶產品之一,引發業界和消費者高度關注。
9月27日,LVMH另一核心品牌DIOR也發佈由高端珠寶藝術總監Victoire de Castellane創作的全新TIE&DIOR系列珠寶,該系列靈感來源於高級時裝所採用的手工織物染色技法,將鑽石和彩色寶石錯落搭配,營造漸變鋪陳的色彩效果。
去年5月,LVMH還突然增持義大利珠寶品牌Repossi股份,持股比例從41.7%增加至68.9%,以説明品牌加速國際擴張的步伐。Repossi由同名家族於1920年創立,目前由第四代繼承人Gaia Repossi擔任創意總監。
據時尚商業快訊資料,LVMH的手錶和珠寶部門去年收入已增長7%至44億歐元,與Tiffany相當,在截至9月底的第三財季整體收入僅減少14%至9.47億歐元,主要得益於中國市場的強勁反彈。

珠寶已成為當下奢侈品行業增長最快的業務之一, 隨著 幾年全球經濟步入「弱週期」,波動震盪局勢下,高級珠寶因材料的珍貴和工藝的高價值具有保值、避險功能,因此受到不少投資者的追捧。

知名私人銀行瑞士寶盛發佈的高級珠寶專項調研報告也指出, 作為高端消費代表的高級珠寶,因為具有無法質疑的稀缺性,反而比一般珠寶產品更有市場潛力。

高級珠寶還有來自拍賣行的另一層背書,在國際頂級拍賣行蘇富比、佳士得近兩年的藝術品拍賣中,珠寶類收藏的成交數量、價格一直居高不下,這證實了高級珠寶穩定的投資價值。譬如2017年蘇富比香港春拍,珠寶商周大福以5.53億港元拍得「周大福粉紅之星」,刷新任何鑽石及珠寶的世界拍賣紀錄。

受此影響,目前高級珠寶的消費邏輯呈現兩級分化的態勢,部分富裕消費者寧願購買更加高價和能夠保值的奢侈珠寶產品,大眾消費者則更偏向於價格便宜、材質普通但款式多樣的快時尚品牌飾品。

可以肯定的是,疫情後如此動盪的環境中,Tiffany若失去LVMH這個強大靠山,未來的路必定充滿嚴峻挑戰,而LVMH也不會輕易放棄高端珠寶這塊大蛋糕。

截至目前,LVMH和Tiffany均未對相關消息作出回應。消息傳出後,Tiffany股價應聲大漲近5%至128.88美元,市值約為156億美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