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低調與尊貴與生俱來, 腕表中的藝術珍品,汽車中的他也是一樣

對於頂級腕表收藏家們來說,他們所追求的更多是一枚時計背後的複雜製錶工藝,及其作為藝術品的價值。也許大多數人,只看到了這些頂級腕表的「光」,而真正的藝術價值的內核卻鮮為人知。下面將為大家解讀頂級腕表的藝術工藝,以及它們背後「光而不耀」的故事。

金雕

金雕工藝可以算作腕表上最早使用的手工工藝之一,這種工藝是在17世紀由法國新教胡格諾派(Hugueno)手工藝人傳入瑞士,瑞士的製錶師們將其融會貫通後添加至鐘錶上,這也讓金雕技藝成為了鐘錶界標誌性的藝術工藝之一,使用這一工藝的腕表,無一不是頂級時計、藝術珍品。

金雕工藝就是在金屬材質上運用工具進行手工雕刻的工藝。腕表的錶殼、錶盤和內部的機芯都可以讓雕刻大師們一展技藝。金雕匠的技藝,最直接的就體現在他的刀法上,就像繪畫大師的筆觸決定了最終作品所呈現出來的藝術效果,金雕作品上的每一刀都代表著這些匠人們日積月累的美學造詣。

而現今腕表品牌中,就有一個將金雕藝術展現的淋漓盡致的品牌,便是雅克德羅。雅克德羅家族在18世紀堪稱奢華鐘錶裝飾領域之翹楚,作品廣受西方皇室青睞,就連遠在東方的乾隆,最鍾愛的座鐘就是雅克德羅的銅鍍金寫字人鐘,在晚年時還特意讓人把這座鐘搬到自己養老的宮殿,以便隨時欣賞把玩。時至今日,雅克德羅依然保留著各種傳統手工藝術工藝,而金雕工藝也是它最為拿手的一項技藝。

提起雅克德羅的金雕工藝,不得不說的就是品牌近年來推出的愛之蝴蝶自動玩偶(LOVING BUTTERFLY AUTOMATON)腕表。這一系列腕表首次推出是在2017年,作為品牌誕生280周年的特別獻禮。這系列腕表設計靈感來源自品牌創始人皮埃爾•雅克德羅之子,天才製錶師亨利-路易•雅克德羅所創造出的「畫家」自動玩偶,這款自動玩偶可以繪畫出四幅圖畫,其中的一幅圖畫就是呈現愛神丘比特乘坐由蝴蝶牽動的戰車游走在森林之間。

時隔200餘年,雅克德羅至今仍在致力於探索如何將機械藝術展現出生命,品牌的製錶大師和能工巧匠們便將自動玩偶所繪製的「愛之蝴蝶」一圖,以金雕工藝為載體呈現在了錶盤之上。圖上這款隕石盤面愛之蝴蝶腕表是在2018年推出,雅克德羅為隕石盤面搭配紅金材質,紅金的細膩與隕石的天然紋理相輔相成。盤面上所呈現的場景、活動玩偶也均由金雕工藝製作而成,像是錶盤兩側鋪陳的精美佈景,這些頗具質感的樹枝,就是由工匠使用特別訂制的工具,在僅0.2毫米厚的紅金上雕琢出精緻的脈絡紋理。

而蝴蝶和戰車則由珠寶工匠雕刻出的數十件固定及活動鑲件組成。讓我們來仔細看看這些金雕的細節之處,從愛神丘比特胸有成竹的細微表情,到蝴蝶極其脆弱的足部和觸角,再到鱗翅上的花紋斑點,一切皆巨細靡遺,堪稱巧奪天工。我也認為給錶盤上的活動玩偶雕刻,其實比普通的金雕工藝還要更難,因為在雕刻過程中就要考慮到組件的活動,這些細小工藝的連結處,而雅克德羅的工匠們出色的完成了這項任務,他們不光展現出對於金雕工藝這一技藝的細節把握,讓這些飾件呈現精美細膩,還讓其煥發出了生命力,這一切完全歸功於品牌工匠大師的精工細雕。雅克德羅的藝術作品給我的感覺是,最知道如何將作品呈現的自然,那怕是丘比特與蝴蝶戰車這種偏向於奇幻的藝術題材,也將自然體現的恰到好處,締造出栩栩如生的質感。

赤銅

日本赤銅魚子地刀鐔

這幾年各大腕表品牌都十分喜愛將另外一種工藝搭配金雕工藝一起使用,以凸顯腕表工藝的層次感,這一項技藝便是Shakudō赤銅工藝。赤銅工藝起源於日本,這一工藝在古代專門用於裝飾刀劍兵器、珠寶、器具等物品上,而這一工藝製作也非常複雜。

赤銅工藝,是以銅與黃金為基本材料,根據成分與結構的變化而產生不同的合金產物。工匠們要想將金屬製成暗銅綠色,需經過鈍化處理,鈍化是指金屬和溶液相互作用所引起的化學反應,在這個過程中,將合金浸沒在一種名為「rokushō」銅綠鹽的溶液中來改變其色澤。這一過程不斷重複,直到顯現出黑色、灰色或藍綠色構成的變幻莫測的微妙光暈。當工匠們得到期望的理想色澤,赤銅工藝的工序就完成了,它的色澤便可永駐,質感沉穩又深邃。

赤銅工藝首次踏足現代製錶領域並被全世界表友所熟知,還是由寶珀在2015年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GPHG上推出的這款,Villeret系列象頭神格涅什(Ganesh)赤銅金雕腕表。寶珀將赤銅工藝用作錶盤,以金屬雕刻的印度智慧之神格涅什作為藝術主題,再搭配上用大馬士革鑲金工藝製作的圓形的細小紋飾,實現出了多層次的藝術效果,也凸顯出象頭神莊嚴肅穆的神韻, 這枚腕表一舉獲得日內瓦高級鐘錶大賞最佳工藝腕表獎。

但僅我個人來說最喜歡的寶珀赤銅工藝腕表,不是這枚象頭神,而是寶珀在2016年巴塞爾高級鐘錶大賞上的參展作品,一款Villeret系列巨浪金雕腕表。腕表的巨浪藝術主體靈感來源於日本浮世繪畫家葛飾北齋的傳世名作《神奈川衝浪裡》,巨浪在錶盤上波濤洶湧的景象被生動立體的刻畫出來。

這款腕表的赤銅工藝製作難度更大,就在於對白金材質的巨浪主體金雕做了赤銅工藝處理,白金的性質是相當穩定的,不像合金一樣容易與溶液發生反應,這樣就加大了赤銅鈍化的難度。寶珀的工匠們因此將白金部件固定在赤銅基料上,之後浸泡於銅綠鹽溶液中,讓它們一起產生化學反應之後,再移除赤銅基座,只留下白金雕件。此時的白金雕件不但擁有獨特的綠灰色澤,還會形成奇妙的外層顆粒感。工匠們在完成鈍化後,會對部分浪花進行拋光處理,為巨浪停格瞬間增強洶湧的質感,最後再將整片鑲刻固定於墨西哥銀曜石錶盤上。這一系列的步驟完美打造出「靜中見動」的視覺美感,與色調變幻的神秘錶盤交相輝映。

這系列Métier D'Art的匠心作品,展現出寶珀對於藝術的追求理解,也堪稱寶珀藝術大師工作室嘔心瀝血之作,其藝術成就震撼了瑞士製錶界,並開創了新的藝術製錶方向,也為表友們帶來無與倫比的視覺感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