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他6岁从印度搬来新加坡的时候,肯定没想到自己16岁赚“第一桶金”,19岁成为上市公司总裁

笑笑ab 2021/01/05

小马想问:你们19岁的时候,都在干什么?在上学、在打工、还是在恋爱?在很多人还在社会上摸索迷茫的时候,有的人已经成功了,而且是巨大的成功。

19岁的本地理工学院学生Harsh Dalal看起来就像个邻家男孩,平时也跟同龄人一样,喜欢和朋友打电玩和看电影。单从外表来看,人们万万不会猜到,他已经是一家市值达2500万美元(约3300万新元)的科技起步公司的总裁,在全球8个国家有120名员工,公司客户包括可口可乐、谷歌和希尔顿集团等赫赫有名的企业!

据《CNA Insider》报道,Harsh创立的软件开发公司Team Labs 自2017年已在首轮集资活动中筹到980万美元的资金,其投资者包括韩国主权财富基金韩国投资公司、创投公司Grand Canyon Capital等。

虽然公司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Harsh仍选择在本地远程办公。而且,即使已是公司总裁,他仍没有放弃学业,目前还是新加坡理工学院商业管理系的学生。

小时候无法融入新环境 意外开启成功之路

Harsh是本地永久居民,六岁那年举家从印度搬到新加坡。刚到本地时,Harsh一家没有自己的房子,所以经常搬家,加上性格害羞,他在成长过程中无法和其他小朋友建立长久的友谊。

“每搬一次家,我就失去了所有朋友。对我这种不习惯社交的小孩来说,要去交新朋友,非常可怕。所以,与其到游乐场,我选择待在家看电脑,做编程或其他东西。”

Harsh Dalal小学时候的照片。 

图:Harsh Dalal

他在11岁那年通过YouTube学会编程,接着在网上论坛研究苹果系统iOS,进而认识了其他四位来自美国、俄罗斯、挪威和新加坡的青少年,成为日后的生意伙伴。 

16岁就赚到“第一桶金”

Harsh与四位小伙伴共同开发了应用程序,第一个开发项目就被下载了500万次。16岁那年,他们为一家跨国公司开发应用程序,因此得到了10万美元(约13万新元)的酬劳,赚到可以启动事业的“第一桶金”。当时,他们每个人各分得1万美元,其余的钱则再投回公司。 

接着,他们在2017年将业务重点转到软件开发上,开发了首个软件平台Xenon,让开发者能够通过云技术,合作设计、建立和部署数码产品。目前,这个平台有将近7万个用户。接下来,公司将重新推出在2018年开发的视讯会议软件,以赶搭远程办公的热潮。

图:CNA Insider

妈妈仍然给零用钱

虽然公司的市值估计已超过3千万元,但Harsh 坦言,公司还未真正赚钱。因此,他每个月只会象征性地领取100元至200元的薪水,其他的钱都投放回到公司。他的父母也很支持他,母亲甚至到现在还给他零用钱。

Harsh 通过视讯与同事开会。 

图:CNA Insider

当兵当做“休息”

要兼顾事业和学业,Harsh Dalal现在每天只睡四到六个小时。今年从理工学院毕业后,他计划在本地或美国继续深造。但在这之前,他还要在本地服兵役,这意味着,他将无法管理公司长达两年。

他说:“很难想象要把一切抛下,去做别的事情。但幸运的是,公司里有其他有才华的人。”

在公司里虽然是“老大”,但实际上年龄最小的Harsh说:“我为公司投入了那么多时间,基本军事训练至少让我终于可以好好‘休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