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20年越堤族,他们终于放弃1:3的兑换率

笑笑ab 2020/12/30 檢舉 我要評論

@大马新加坡新闻热爆!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小喇叭知道,由于疫情的影响,不少身在国外工作的游子已超过8个月未返乡。有的人还在坚持,有的人已经已经决定放弃了。

近20年的时间,黄伟光都过着越堤族的生活。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同样是为国贡献,不如选择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

冠病疫情席卷全球,拥有密切来往的马新两国,自3月份开始已无法如常出入境,特别是每日搭巴士、骑摩哆车等到狮城赚取生计的越堤族受到巨大影响。

一些大马客工被迫滞留狮城,与在马来西亚的家人分隔两地;当中也有人成为公司裁员潮的牺牲者,由于无法负担生活费用而成为街友,冀望马新边境重开的一天,能再度到新加坡赚取生计。

回想3月17日午夜前大批国人漏夜挤进新加坡,以及到目前已接近一年未见到家人的大马客工,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记者就接触到几位曾每日早出晚归、“挤长堤”的前大马客工和越堤族分享,他们基于各种原因,毅然决定放弃1:3的兑换率,回到马国发展。

受访主要为手艺人,他们大部分在中学毕业后,在兑换率的诱惑下,选择到狮城打工,这十几年来,每日塞在“桥上”的生活对他们已司空见惯,现以过来人的身份现身说法,在马新边境开放遥遥无期的情况下,不如回国打拼作出贡献。

黄伟光:陪孩子家人留在大马

现年38岁的黄伟光(水管技师)因为家庭缘故,于今年3月受到行管令影响,结束将近20年的越堤族生活,转而在本地从事自由职业者,为当地人提供维修大小水喉、组装的工程工作。

黄伟光自1999年中四未毕业,因为不想继续求学,想要赚取薪水,踏入狮城成为电工学徒,刚开始两国的兑换率为1:2点多,加上来自居銮的他,第一次享受乘搭捷运、学习英语沟通,让他对这个大城市倍感新鲜。

从电工学徒开始,再到实验室家具组装工作,这些年他每日早出晚归,骑乘摩哆车进出马新关卡,直到突如其来的冠病疫情打击下,他从今年3月开始无法正常入境新加坡,再加上考虑近2岁的女儿健康缘故,决定在这里开创一片天空。

他透露,女儿因为患上先天性胆道闭锁(Biliary Atresia),需要定期前往吉隆坡政府医院复诊,父母亲年事已高,让他决定专注在马工作,善用自己的手艺,为本地人提供服务。

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他说,在狮城工作时,鲜少有时间陪伴孩子,目前能一家人聚在一起,增加彼此的凝聚力,也算是疫情下的小幸运。

“我了解许多人想要到狮城工作的原因,当初决定在马来西亚发展也经历过挣扎,毕竟在这里赚一块是一块,但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他表示,其实很多时候人们可改变消费方式,不必要的东西就不需要花费,目前能陪伴家人对他是最重要的事。

黄耀洪:换生活方式照样过日子

于去年7月份回到马来西亚发展的黄耀洪(36岁,冷气维修员)表示,同样是为国家贡献,那不如选择在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

黄耀洪来自怡保,在17岁时到狮城任职厂工,当时仅靠每个月800新币的薪水,吃、用、租金等,最后剩下的存款仅150新币。

他透露,他当初在狮城居住过2年,挤在一间如身长般的房间内,却需每月缴付400新币的租金,随后便选择驾驶摩哆车每天往返两国工作。

他表示,至到意识到家中的父母都老迈了,认为无论如何自己始终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为何不为自己的国家付出贡献。

“我不后悔作出这样的决定,现在拥有自由的时间,目前没有打算再到狮城工作,尽管兑换率很吸引人,但换一换生活方式,日子还是照样过。”

许焕麟:无需塞车 生活改变很大

许焕麟(31岁,经营住家打扫公司)透露,他自小被送往狮城念书,毕业后在该国发展,担任过体育记者、空少,但最后选择去年回到马来西亚,发挥自己服务的专业,为本地人提供住家打扫服务。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